陈广元:我国伊斯兰教界学术文化领域的一件大事

    在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后,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六大权威圣训集汉文译本已经在我国全部正式出版发行,这是我国伊斯兰教界学术文化领域的一件大事。
    在伊斯兰教经典中,圣训的地位仅次于《古兰经》,圣训不仅记录了穆圣的言行,也在阐释《古兰经》的基础上,对穆圣时代不断出现的新事物、新问题做出裁决。可以说,《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纲领,圣训则是对《古兰经》最好的阐释;《古兰经》是真主的启示,命人行善,止人作恶,圣训则是穆圣的言传身教,教人垂范;《古兰经》指引我们走向正道,圣训则指导我们如何走正道。穆圣说:“最好的语言是安拉的经典,最好的道路是穆罕默德的圣行。”因此,对于穆斯林而言,《古兰经》和圣训是穆圣留给我们的两大宝藏,缺一不可。
    六大部圣训集的辑录,主要完成于公元9世纪。当时的6位圣训辑录家跋山涉水,不辞劳累,搜集整理穆圣及圣门弟子的言行,对每一句话,甚至一个单词,都谨小慎微、严加考证,力保准确无误。6位先贤在近1个世纪的时间里,以他们的端庄举意,虔诚信念,坚韧毅力,严谨作风,将圣训搜集整理成册,传行于世,为伊斯兰教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我国穆斯林中,长期以来,因为主观和客观的原因,对圣训的重视和学习尚有不足。有人认为,只有《古兰经》来自于真主,才是伊斯兰教唯一的立法之源。对此,穆圣说过:“我真的不愿看到,有人靠在自己的软床上,当我的命令或禁令昭示他时,他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安拉经典中看到的我们才加以遵守。’”其实,从生活实践来看,圣训作为穆圣的言传身教,是指导穆斯林如何履行伊斯兰教宗教功修和社会生活的最佳范本。
    权威的六大圣训集是《布哈里圣训实录》、《穆斯林圣训实录》、《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伊本·马哲圣训集》。这6部圣训集并不是内容各异,而是相互印证重合。因此,穆斯林不应对圣训有任何疑问。至于6部圣训集里传述系统不明确,内容上有所不一的圣训——“羸弱圣训”,只要不涉及信仰及原则问题,就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毕竟这部分圣训为数很少。
    圣训内容丰富,上至对《古兰经》经文的阐释及如何履行宗教功课,下至穆斯林应该怎样为人处事和生活劳作。可以说,圣训是对《古兰经》具体化和行为化的生动阐释。在阐释的过程中,履行使命、深明大义、有血有肉的穆圣形象也随之展现在我们眼前。因此,圣训既是教义教法的典籍,也是穆圣崇高言行的真实记录。所以,学习圣训,不但要学习宗教知识,还要身体力行,做到知行合一。穆圣的言行概括起来主要有3个方面——中正的道路、宽容的思想、高尚的品德。这三方面作为伊斯兰教的重要基石,成为了穆斯林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的最高范式。
    学习圣训对于中国穆斯林而言十分重要。中国地处东方,不同的社会环境和生活习俗,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深入领会《古兰经》和圣训的基本精神,与时俱进,根据经训的原则解决穆斯林在宗教生活和社会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伊斯兰教是简便易行、宽容中道、符合人性的宗教。《古兰经》作为伊斯兰教最根本的经典,文体优美、内涵深奥,需要有权威、详细的注释,才能充分理解经文的意义。但中国穆斯林大众大多不懂阿拉伯语和波斯语,阅读权威的《古兰经》注释本十分困难。而圣训作为穆圣语言和行为的真实记录,特别适合穆斯林了解和履行伊斯兰教。
    此次出版的这4部圣训,各具特色。《奈萨仪圣训集》在辑录上更为严谨,从辑录过程可以看出,该部圣训的出处非常严谨,真实地反映了辑录的过程。《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很相似,文本简练,读起来朗朗上口。《艾布·达乌德圣训集》的特点更鲜明,辑录上打破常规,根据问题编排圣训,将穆圣及圣门弟子对一个问题的多种说法同时编排,个别地方还有辑录者对有争议问题的看法,虽然不代表圣训,但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六大部圣训虽然大部分内容有所重合,但这正反映出六大部圣训集相互印证的特点,以及圣训不容质疑的权威性。
    长期以来,中国穆斯林阅读的圣训大多是圣训选段。当前,六大部权威圣训集均已出版,将会极大地推动中国穆斯林对圣训的学习和研究,也为有关科研院所研究圣训这一学术领域提供了珍贵的参考资料。同时,对于爱好阅读经典的穆斯林来说,通读六大部圣训集更会提高对伊斯兰教的认识,从而净化、提升自己的信仰。在此,笔者更希望那些在各地清真寺无私奉献的阿訇们,认真学习六大部圣训集,以便更好地引导穆斯林群众走正道。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多样性、世界多极化的不断变化,宗教问题日趋复杂和敏感。面对这种情况,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积极展开“解经”工作,深入探索并发掘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契合点,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积极支持“译经”工作便是其中之一。我们相信,有了权威的经典作支撑,问题就能讲得更深更透,解经工作就会做得更好更顺。
    2008年,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了祁学义阿訇翻译的《布哈里圣训实录》后,余崇仁阿訇翻译的其他5部圣训集列入了中国伊协和宗教文化出版社的出版计划。这些年来,在中国伊协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伊协的帮助支持下,余崇仁阿訇翻译出版了六大圣训集中的5部。其中,《穆斯林圣训实录》在中国伊协的支持下,2009年已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广大穆斯林的好评。之后,《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伊本·马哲圣训集》4部圣训集进入到出版工作的实际操作中。
    现在,这项计划已经实现了。笔者衷心希望阿訇、学者和广大穆斯林群众积极认真地研读圣训,从中探寻爱国、和平、团结、宽容等方面的教义教法依据,造福桑梓,建设祖国。
    余崇仁阿訇是改革开放后最早念经求学的人,他天性好学,潜心研究,现在是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教务指导委员会委员。他出生于宁夏同心县韦州镇,该地阿訇辈出,在经学老师的教导下,他完成了经堂教育的初级课程,然后前往银川求学,通过系统的经堂教育,以及在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和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的学习深造,迅速成长为学有所成、年轻有为的青年阿訇。难能可贵的是,他在繁重的教务之余,10多年来心无旁骛,潜心译经,洋洋洒洒,几百万字,个中甘苦,不言而喻。现在,他的努力终于结出硕果,笔者向他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也殷切地希望他再接再厉,为民族团结、宗教和顺,为弘扬伊斯兰教优秀文化多作贡献。